關於我

我的相片

在此提供一些有關你的資訊,以便其他人確認你是他們要找的Fai。

2008/05/05

記爸爸過身前的一些日子

常言道 Blog 是給朋友看的,但我的目的是給未來的自己看,不知道明天還記不記得這些事情,就留一個記錄給自己吧。
2007年4月,發現爸爸咳漱很利害,晚上咳漱到天亮,多次求他去看醫生、照照肺都不理會。
5月,終於到了專科看醫生,X光和掃瞄後,發現他的肺部有點陰影,要抽取細胞檢查。
6月5日,確定了是肺癌,並且有一些淋巴細胞擴散。後來查了這是已經是四期中的第三期。
7月至11月,接受了幾次的化學治療,淋巴細胞看來變回正常,腫瘤也變小了,當時來說是我們家的好消息。
2008年2月至3月,接受了肺部的電療,電療過後,沒有做掃瞄,不過看來情況不錯,頭髮竟然也都生長回來!
3月尾,爸爸突然什麼也記不起,而且頭很痛,眼睛也看不清楚,去看醫生,竟然發現肺癌擴散到了腦部,即末期,醫生說可以替腦部做電療,但是成效不怎麼樣,只能控制一下。
4月頭,情況穩定了下來,頭腦變回清醒,可以出院回家休息,5月2日回寧養院覆診(寧養一般而言,是接收已經沒救的病人)。
4月19日,早上我還沒起床,就聽到媽媽說爸爸發燒、心跳很快,於是就送了他到急症室,因為星期六星期日都沒有醫生當值,所以一直留院到星期一才驗血、照X光等等。
4月22日,驗出他貧血、低鹽、酵素高,要小心飲食,下午出院。
同日晚上,我約了朋友吃晚飯,朋友還沒到,媽媽就打電話給我,說爸爸下午暈了一下,如果沒什麼事,早點回家,她很害怕,所以我吃完飯就回家了,還好爸爸很精神。
4月23日,早上爸爸又發燒了,媽媽帶他到屋村的醫生救診,他上了一層的樓梯又差點暈倒,醫生只給了點退燒藥!
同日晚上,再送了他進醫院,今天晚上他要帶氧氣罩,50%的,但還是頗有精神。
4月24日,醫生打電話來說爸爸的情況有變,最好立即到醫院,我們便坐車到醫院去,同時也打電話給所有叔伯們,因為怕他就這樣離開我們。結果到醫院,他的情況又穩定下來了,我們午夜12時回家,當時他要吸70%氧氣。
4月25日,他問我們有沒有替他準備什麼,又說如果去世的話,想放在光猛一點,風景好一點的地方,但不要太遠,這時已經要吸純氧氣,心跳也一直很快。
4月26日,我一早就跟媽媽妹妹,到道德會買了爸爸跟媽媽的靈位,還選了兩個相隣的,附近還有他喜歡的魚池呢,晚上去探病時,他知道後還讚我們呢!那天晚上很多親戚來看他,他精神比入院前還好!
4月27日,一早起床,媽媽說她兩點多起床去洗手間,回房竟然看到爸爸在床上睡... 他還說有點冷,抱著媽媽睡著了,媽媽說感覺很真實,不像造夢,但這不是好兆頭...
午飯時,12:35 pm,妹妹在旺角打電話給媽媽,說醫生打電話告訴她,爸爸的情況很糟,呼吸開始困難,要立即到醫院;我跟媽媽立即趕到醫院,時間是 12:50 pm,剛到步時,醫生說爸爸已經過身了,時間是 12:44 pm,也就是說,我們只慢了幾分鐘,結果不能送他。
媽媽說她昨晚看到的應該真的是爸爸,他回來看看我們,她又說,爸爸不想我們看到他辛苦,所以不等我們。
還好,看到他的樣子,像平常睡覺一樣,也覺得安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