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我

我的相片

在此提供一些有關你的資訊,以便其他人確認你是他們要找的Fai。

2010/05/22

《飛女正傳》的瘋狂口味



《飛女正傳》是近來難得好看、搞笑同時感人的劇集,剛剛完了,真的有點不捨呢。
不詳細說了,反正喜歡的人就會知道有什麼好看之處,哈哈哈。

---
《飛女正傳》的瘋狂口味[轉載]
http://paper.wenweipo.com [2010-05-23]

 看Janet Bin,通常都有兩股壁壘分明的意見——要麼是認為此劇很好笑,要麼覺得它白癡到極點、垃圾中之垃圾。沒有孰對孰錯,純粹是口味各異而已。

是小眾CULT片?

 不少人看過首兩集《飛女正傳》後,十居其九都會說:「這齣劇肯定唔知是抄襲哪一套劇集啦!」的確,相比起《掌上明珠》的典型無線大劇的勾心鬥角,《飛》無疑是有點另類,而且蔡少芬的所謂誇張造型和超人點子,也確實令人聯想到「蜘蛛俠」或日本特攝片……但觀眾們都會發覺,這齣戲的確較一般劇集有點奇怪,有點搞鬼。當然,《飛女正傳》不能算是上乘之作,亦決不會是每年的台慶頒獎禮上的熱選作品,可是如果能夠摒棄對爛劇的戒心,這齣劇絕對具有相當娛樂性,甚至頗有「cult片」的味道。

 電影類別中,有一類被稱為「cult片」,如果硬要給一個中文名,可以說成「怪雞片」——顧名思義,這類影片觀眾未必接受,絕覺得奇怪非常,可能是故事情節乖張,可能表達方式異於尋常,甚至是意識變態大膽,總之就是不按章法,令觀眾有種「估你唔到」的怪異震撼感覺,都是「cult片」的特色。比較知名的作品,包括有《危險人物》、《標殺令》,以及據說令人看後不安得嘔吐大作的《維多利亞壹號》。

劇情破格玩到盡

 或許此刻你會懷疑,相比起上述怪雞偏鋒的作品,《飛女正傳》其實又遠不及它們大膽前衛﹙或變態恐怖﹚。然而相比起僵化公式的典型穩陣劇集(從收視而言),《飛》在構思方面,又實在明顯很「盡」很破格,甚至懶理廣大相對保守又挑剔的觀眾可能毫不受落——例如蔡少芬變身後濃妝大胸的誇張造型、為了變身成女超人而親吻男性屍體﹙劇集交代她必要經過與男性親嘴才能變身﹚、陳豪擺明抄怪醫秦博士的打扮,黃德斌明明外表英明幹練卻不幸永遠出醜的勇探,還有玩翻一些典型劇情(如曹永廉被人謀害,家姐突末期癌症、姐夫欠巨債、外甥犯事入男童院,自己又在獄中被人欺凌,堆砌悲慘極致的角色……)

 劇集的種種處理,完全有別於無線處理劇集的章法──雖說無線劇向來以抄橋和食老本而「聞名」,但也不得不承認,無論你批評他老套好,不思進取也好,製作人整體來說算是抓到觀眾的基本口味,劇集永遠是「老老定定」,而且總是能吸引數以百萬計百無聊賴的觀眾乖乖的收看。可是這一趟,《飛》卻摒棄她們在劇情發展和角色個性要拿捏準繩﹙即四平八穩﹚,不溫不火的基本創作理念,反而刻意「有咁誇張得咁誇張」,充分發揮編劇的狂想——夠癲夠「爆」,又的確是喜愛此劇的朋友之評價。

 或許《飛女正傳》未必是大部分人的「那杯茶」,但那份瘋狂、敢於放棄「安全」的創作模式,也算是亮點。至少比早前什麼電視預告巡禮中,無線大會拍一套明抄日劇《神探伽俐略》的劇集,較惹人討好──據聞那套山寨版偵探片即將上演,叫《談情說案》。